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莲花大法
莲花大法
 

话说侠女彩霞仙子陆晓芸被东凶西恶打成重伤,莲花夫人无奈给她服了一整瓶的莲花玉液,生命虽然得以保全,但莲花玉液的超强媚毒却需要她被人奸淫三天三夜方能解去,于是莲花夫人将她带到销魂山庄,将山庄内一间房屋的墙上打了一个洞,让陆晓芸人趴在墙里,屁股在墙外,召集了几十个男人在墙外排队奸淫她,帮她解去药性。

  且说销魂山庄内午饭刚过,千面骚狐刘煜珊就急匆匆的向后院的宅房走去,刚进房间就一下子愣住了,接着她连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只见房间内昏迷的陆晓芸挺着圆鼓鼓被灌的全是精液的小肚子,大张着双腿仰面躺在桌子上,阴玉凤脸上一片赧红的站在桌旁,手按着陆晓芸的小肚,莲花夫人李玉兰张着嘴蹲在陆晓芸的双腿之间,阴玉凤每按一下陆晓芸的肚子,就有一股浓浓的乳白色液体激射而出,喷得莲花夫人满脸都是,甚至连耳际的发鬓都被沾脏了,但绝大多数都射进了她的嘴里。

  阴玉凤感觉身后有异,回头一看只见刘煜珊呆站在门口,连忙收起手羞赧的说道:「是……是夫人……非要这样的……」

  刘煜珊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心道:看来夫人已经和阴玉凤摊了牌。上前笑道:「玉凤夫人不要见怪,我们夫人就这爱好,没办法,呵呵」

  莲花夫人抬头看见刘煜珊,起身用手将脸上的白沫抹进嘴巴中吧唧一口,说道:「珊妹何事」

  刘煜珊面色一紧道:「姐姐,那些男人吵嚷着光肏屁股没意思,已经走了一半了,如此下去我怕他们坚持不到天黑啊。」

  依旧昏迷的陆晓芸体内的莲花玉液不但让陆晓芸伤势见好,四肢也全部可以动了,媚性更是威猛持久,在药力的作用下陆晓芸又开始呻吟起来,小屄深处的骚痒有如万蚁钻心,折磨着陆晓芸成熟的肉体,而此时陆晓芸突然睁开了双眼,而她的双眼却有如冒火一般,不顾一切把手伸在两腿之间上胡乱地抓挠,但这无济于事,令人疯狂的骚痒来自身体深处,陆晓芸不由自主地在桌子上扭动着赤裸的身体。

  莲花夫人见状急忙说道:「蓝夫人此刻浴火焚身不容有失,不如先让崂山七兽和九头鸟邓飞先来顶一顶。」

  刘煜珊道:「夫人,崂山七兽还好,那邓飞却是个老江湖,万一被他看出端倪岂不是得不偿失,况且妹妹本打算让崂山七兽在紧急关头替补的,若是现在就用,要三天内经久不息的日夜肏弄而不间断,妹妹恐怕那些男人坚持不了。」
  莲花夫人急道:「这可如何是好……」

  刘煜珊道:「妹妹有心去给跳个艳舞,表演些节目,给那些男人助助兴,可妹妹自己独木难支,春夏秋冬四姬和了了还要负责警戒……」

  莲花夫人道:「那好办,你还要主持大局,不用你,我去,让仙儿速去接小妖回来帮忙,我们母女齐上阵,我就不信他们还不愿意。」

  刘煜珊道:「也只能如此了」接着对阴玉凤说道:「玉凤夫人,快把蓝夫人送出墙外吧,那些男人马上来了。」阴玉凤听罢连忙抱起陆晓芸将她的屁股像上午一样从墙洞里送出了墙外。

  莲花夫人看了看说道:「玉凤夫人,不如将蓝夫人的玉乳也送出去吧,也好给那些男人些安慰。」

  阴玉凤无奈只好将陆晓芸的身体向外又推了推,大白奶子和大白屁股一起送出了墙外,等待着男人的蹂躏,只留下陆晓芸的头和双手在屋里,阴玉凤抬腿坐在桌子上,一手搂着陆晓芸的头颅,一手紧握着她的手,防止她被男人拽出去。
  莲花夫人对阴玉凤说道「玉凤夫人一定要拉住她,千万不要被那些男人拉出去,否则咱们的一切安排就白费了」

  阴玉凤道:「夫人放心,贱妾死都不会让外边那些人见到芸姐的容颜。」莲花夫人听罢说了声「那就劳烦玉凤夫人了」说完就和刘煜珊走了出去。

  剩下的十几个人酒足饱后来到的后院宅房的侧墙旁。只见两瓣熟瓤结累般的浑圆雪臀撅在那,挂着一双豪乳,尖挺如峰,沉甸甸的乳房下缘坠成了两弯完美无瑕的正弧,如两只悬在胸前的半圆乳球,细腻的肌肤光洁如丝,光泽更突显出圆的饱满,众人看得性欲大增,纷纷挺着大鸡吧抢着上前去把玩。

  屋内的陆晓芸还未清醒,大屁股和大白奶子被男人们揉捏,被掐得浆水泥泞,雪股颤摇,浑浑沌沌的呻吟着:「啊……嗯……」。阴玉凤将陆晓芸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怜悯的小声说道:「芸姐,都怪妹妹不好,让你受苦了……」
  这时只听陆晓芸「啊……」的一声长吟,阴玉凤知道她又鸡巴被肏进去了,低头向墙缝看去,只见一个壮汉抱着陆晓芸的大屁股「啪啪啪……」的猛干着,陆晓芸被肏的伏在阴玉凤的腿上不停的淫叫,阴玉凤没嫁给蓝啸天之前,在阴无极的熏陶下也算得上是欲海淫娃,一上午看着陆晓芸被人奸淫,况且只有这一墙之隔,外边肏屄声经久不绝,阴玉凤也不禁春潮荡漾,双颊晕红起来。

  此时的黑色小妖、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三女还有黑和尚三宝,走马观花般边向南走边游玩着,突然听见空中传来鹤鸣,黑色小妖一愣,自语道:「仙儿怎么跟来了」,只见神鹤仙儿俯冲而下,一眨眼就站在了三女面前。黑色小妖上前一看只见仙儿脖子上系着一个信笺,黑色小妖拿下来看了一下,对奶兜兜和东方妞儿说道:「二位妹妹,我妈让我火速回去,不如妹妹们一起和我回去,过几天再去妞儿家如何」

  奶兜兜道:「我到是无所谓,去哪里都一样」

  东方妞儿笑道:「那咱们就去销魂山庄玩几天在回家也不迟」紧接着又小声的在黑色小妖耳边说道:「小妖姐,其实我早就想去看看莲花夫人的淫贱样了,蓝大侠在,我一直没敢说,嘻嘻」。黑色小妖在她胳膊上轻捏了一把笑道:「你个小骚屄……」三女说走就走,黑色小妖拉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一起爬上了仙儿的鹤背,奶兜兜对三宝说道:「相公,我们去销魂山庄玩几天,不如你先去襄阳或者回少林吧,有小妖姐的神鹤代步,我们想去哪里都是转眼既至,我们玩够了就去找你。」未等三宝和尚回话,神鹤仙儿已经展翅腾空而去。

  三女本就没走出多远,顿饭功夫仙儿便降落在销魂山庄的庭院内。黑色小妖三女下来鹤背。

  「咦!」

  黑色小妖「诧然道:」今天山庄内怎么这么冷清。「整个山庄前院一个人都没有,按平时这个时间,山庄内早就淫声四起,便地肏屄声了。

  黑色小妖疑惑的带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向后院走去,只见后院的宅房四周春夏秋冬四姬持剑分站在四个角落,房子的侧面却传来男人们欢快的笑声和调笑声,还有啪啪啪的肏屄声。

  奶兜兜嗤笑道:「小妖姐,你妈肏个屄还要摆出这排场,不愧为莲花夫人,就是与众不同,哈哈」

  黑色小妖道:「兜兜妹,休要耍趣,我妈肏屄才没那么多讲究,今天有些不对,去看看再说。」说完就向宅房的侧面走去。

  三女来到房边,只见十几个男人排着队在那嘻嘻哈哈的调笑着,前面传来啪啪啪的肏屄声,再往前走,只见青衣小婢了了拿着琵琶谈着小艳曲,刘煜珊光着大腚骚浪晃动着大奶子、淫乱扭动的大屁股、还有下贱的挺动着骚屄诱惑着众人。一众男人的怪叫声、口哨声不绝于耳,淫邪目光不住在刘煜珊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巡梭。排在最前面的男人,抱着墙里伸出的一个大白屁股不停的肏干着,口里还不停的吼叫,而黑色小妖的亲妈销魂夫人却张着嘴蹲在大白屁股旁,那个抱着屁股肏屄的人,肏几下大屁股的屄,就拿出来插进销魂夫人的嘴里插几下,还时不时的用鸡巴在销魂夫人的脸上拍打几下,然后又哈哈着抱着大白屁股继续肏,玩的不亦说乎。

  看的黑色小妖大惑不解,家里的女人老妈,姗姗姐,春夏秋冬和了了都在这,那大白屁股是谁啊?而且明显的这些男人排着队的等着肏她,连老妈都没人肏.黑色小妖缓缓向前走去,刘煜珊首先看到了她,一见她身后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也跟着过来了,连忙光着腚上前说道:「小妖,你回来了。」

  「姗姗姐,你们这是在干吗啊,那个撅着屁股挨肏的是谁啊?」

  「此事说来话长,也不宜让外人知晓,我们现在都给她服务呢,夫人叫你回来也是让你帮这些男人助兴,好继续肏那个屁股。」

  「这他妈是谁啊,要咱们全山庄的人伺候着。」黑色小妖嘟囔道。

  「肏你妈的刘大贱屄,还他妈跳不跳了,老子们看的正爽呢。」

  「跳,跳,马上就跳。」刘煜珊接着对黑色小妖小声道:「记住,不要问是谁,特别是更不要让兜兜和妞儿追究,她们问起就说是你妈的表姐,记住啊」「来了……」说完就扭腰摆臀,光着大腚继续跳去了。

  「小妖姐,那个大白屁股是谁啊?这么多人肏她一个?」奶兜兜和东方妞儿走过来说道。

  「她……她……是我妈的表姐,骚的要命,上这来找肏来了?」黑色小妖也丈二和尚,不明所以,只好随便编了个理由应付她们。

  「你妈的表姐?你们老李家真是全家都是贱屄啊,啊哈哈」奶兜兜嘲笑道。
  「小妖姐,你妈的表姐,不就是你姨娘吗?」东方妞儿疑惑的说道。

  「对,对,我姨娘,」黑色小妖敷衍道,侧眼一看,只见销魂夫人被人按在胯下嘴里插着鸡巴正向她招着手,「走,我妈叫我呢」拉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向销魂夫人走去。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见销魂夫人的穿着还是莲花夫人的那套衣服,原本风华绝代的脸上此刻却布满了乳白色的精液,不禁嘻嘻一笑,向蹲在地下嘴里插着鸡巴的销魂夫人道:「侄女们见过莲……销魂夫人。」

  「妹子们,哪来那些礼数,没看我妈正像个狗逼似的吃着鸡巴呢吗」黑色小妖笑道。

  「那就叫狗逼夫人,哈哈」奶兜兜和东方妞儿调笑道。

  销魂夫人吐出嘴里的鸡巴,扶着大鸡吧插进旁边陆晓芸的大屁股里,在那男人的屁股上一拍媚笑道:「接着肏去吧」那男人哈哈笑道:「好嘞……」抱着屁股继续肏干起来。

  销魂夫人站起身说道:「怎么两位姑娘也来了。」

  黑色小妖笑道:「妈,她们都知道我老妈李玉兰是个大骚屄了,嘻嘻」
  销魂夫人笑道:「知道就好,老妈实在不愿意整天遮遮掩掩,活的太累,当个狗逼夫人挺好的」说完伸手抚摸着正被人肏干着的大白屁股接着说道:「妈妈叫你回来,都是为了服务她,要三天三夜不间断的一直肏她,但是那些男人挑肥拣瘦的,就这样一直肏个屁股兴趣不高,所以咱们想些办法让他们一直精力旺盛些、欲望强烈些」

  黑色小妖道:「不肏咱们啊?」

  李玉兰道:「本来鸡巴就不够,咱们就不要抢了,你先带兜兜和妞儿姑娘去休息,回来咱们母女一起给他们表演」

  奶兜兜在一旁笑道:「休息什么啊,我们姐妹也来帮忙」说完笑嘻嘻的几把就把衣服脱了个精光,漏出曲线优美,酥胸高耸,圆臀后翘的胴体。东方妞儿道:「就是,不就是跳艳舞吗,咱也会」也和兜兜一样脱了衣服,青春充满活力的胴体一览无疑地呈现了出来,拉着奶兜兜就跳了起来。

  两个娇嗲喘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骚浪十足的裸体青春美少女加入,让现场的男人们马上狂乱起来,口哨声,叫好声此起彼伏。

  刘煜珊见两个小美女跳的比她只会淫贱的跳好看多了,收起她那淫贱的舞姿,向那十几个排队的十几个男人大声说道:「大爷们,虽然只能肏一个屄,但销魂山庄保证让大爷们尽兴而归,看两个小美女跳的多漂亮,马上还有我们销魂夫人和女儿的母女表演,亲母女哦,还望肏完回去的大爷多多宣传,就说销魂山庄不但有屄肏,还有香艳淫贱的歌舞,全部免费开放,让你们的乡里乡亲都来捧场,贱屄刘煜珊在这里先谢过大家了」说完玉腿一屈,撅着大腚,跪在地上当当当给他们磕了三个响头。

  「哈哈,刘大贱屄就是懂事,大贱屄放心,老子们回去把亲朋好友都拉来肏屄,看你们这帮婊子表演。」

  「我要看母女舔屄」「我要看母女互相舔屁眼」「我要看母女狗,哈哈」
  刘煜珊起身笑道:「都有,都有,不过大家不要忘了规矩,只能肏那个屁股哦」

  「别他妈逼逼了,俺们知道规矩,抓紧表演吧」站在最后排的男人呼喝着。
  销魂夫人(莲花夫人)李玉兰看着女儿黑色小妖笑道:「乖女儿,来吧,他们要看咱们这对母女狗呢」

  黑色小妖嘟囔道:「肏你妈的屄,没鸡巴解痒,还要给他们表演,还不憋死人啊」埋怨归埋怨,还是听话的脱起了衣服。

  李玉兰边脱衣服边笑道:「妈妈这不也憋着呢吗。」。没鸡巴肏心里有气的黑色小妖,幽怨的说道:「不就母女表演吗,表演就表演。」说完一把抓住她亲生母亲李玉兰的头发,拽了过来,向大家大声叫道:「大家看啊,这个骚屄,就是我亲妈,我就是从这个骚屄的狗屄里生出来,看我妈多贱,满脸都是男人精液,光着大腚像不像个大母狗?」

  「像……」「你妈太像大母狗了,哈哈」「你妈是大母狗,你就是小母狗,你妈贱,你更他妈贱,哈哈」十几个男人跟着叫嚷着

  「大母狗给小母狗舔屄喽」黑色小妖拽着她妈的头发,将她妈的脑袋按在了胯下,「肏你妈的大母狗,给你的亲生女儿小母狗舔屄」

  李玉兰乖乖的张嘴紧贴在亲生女儿的嫩屄上,不住地舔弄,舌头更是钻了她的屄缝里,让舌尖不住地刺激,舔的黑色小妖忍不住地浪叫了起来。看的抱着陆晓芸屁股肏干的男人激动万分,抱着大屁股啪啪啪一顿猛干,嗷嗷的将精液射进了陆晓芸的屄里。

  房间内神志未清的陆晓芸趴在阴玉凤腿上,被肏的浪叫连连,双手乱颤,阴玉凤险些被她挣脱,因为阴玉凤只用一只手抓着她,另一只手在裤裆里快速的揉搓着,裤裆里的骚屄被她揉的淫水四溅,长裙、裈裤都挡不住成熟雌性的淫靡气味四散开来。陆晓芸闻着气味螓首不停的向阴玉凤的裤裆里乱拱。

  阴玉凤发觉陆晓芸有异,连忙向后躲,却听陆晓芸嚷道:「玉凤……玉凤……舒服……」

  阴玉凤大惊,连忙小声道:「芸姐,你醒了?你认出我来了?」

  「渴……水……玉凤……水……」半梦半醒的陆晓芸呻吟着。

  阴玉凤一听立刻不知所措起来,如今房间内只有她自己,她还要抓着陆晓芸,以免她被人拽出去,让她如何分身去给她取水,眼见着陆晓芸不停的往自己的双腿中间乱拱,还不停的嚷嚷着「水……水……」。阴玉凤思索半响,一咬牙,一只手拉着陆晓芸,屁股一抬另一只手就就将裙裤脱了下来,一股浓浓的诱惑气味扑面而来,春情荡漾的陆晓芸闻着气味张嘴就伸向阴玉凤那泛滥成灾的玉门关,如同遇见甘露的源泉般,狂舔不止。

  此时的房内房外异常的香艳。

  房外,一个大汉趴在陆晓芸风韵的大白屁股上,大手从下面握着陆晓芸的大白奶子,狠劲的揉搓着,大屁股连耸,像肏一只狗似得肏干着陆晓芸的肥屄,排队等待着的十几个壮汉观看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浪劲十足的艳舞,两个小骚货小蛮腰扭动得好像折断似的,撩腿、晃臀,风骚入骨!让人血脉贲张。而销魂夫人李玉兰和黑色小妖母女应大家的请求此时已改变了姿势,黑色小妖大开着双腿仰躺在地,她母亲李玉兰大屁股趴坐在她的嘴上,脑袋趴在她的双腿间舔着她的骚屄,一丝不苟的演绎着母女舔屄。

  屋内阴玉凤劈着双腿,大屁股坐在桌子上,双手紧抓着陆晓芸的双手,陆晓芸脑袋被人肏的一耸一耸的趴在阴玉凤的骚屄上,贪婪的吸吮着她的骚屄。
  光阴荏苒,一个时辰的功夫,剩下的男人已十走七八,加上正在肏陆晓芸的,一共就剩下六个男人,忧心如焚的刘煜珊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光着腚不停的在地上踱着步。

  正在这时前院突然传来吵闹声,只听一声长笑,一个粗浓的嗓音传来:「听说这山庄今日免费肏屄,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思绪杂乱的刘煜珊光着腚连忙就走了出去。

  只见一个粗狂的中年汉子带着几十个男人嘈嘈杂杂的站在院子里。

  刘煜珊一见这么多人,喜出望外,光着屁股走过来笑道:「大爷,有失远迎,贱屄刘煜珊给您赔礼了」

  「这娘们真不要脸,光着腚就出来了,哈哈」

  「这算啥啊,谁不知道这山庄都是大骚屄,大贱屄啊,哈哈」

  只见那粗狂的中年汉子大手一挥,大伙顿时安静下来。

  「这是俺们陈大新陈村长,听说这里有免费的屄肏,还有脱衣舞看,就带大伙来看看」中年汉子身后的人叫嚷道,那村长却双手抱着膀,趾高气扬的站在那,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

  刘煜珊看着这个粗俗还狂妄自大的村长,若是平时这样的人刘煜珊跟本都不屑鄙夷,但此时却是用人之际,连忙上前笑道:「吆,原来是陈村长啊,欢迎陈村长大驾光临,今日山庄不但有免费的屄肏,还有亲母女淫贱的表演给大伙助兴。」
  陈大新道:「那还不快带老子去看看」

  刘煜珊陪笑道:「贱屄这就带大村长去」说完扭臀摆乳的像后院走去。
  后院里只剩下四个男人了,陈大新带着几十人走过来一见这场面,原本假装绷紧的脸露出了淫笑:「不错,不错,销魂山庄确实是淫贱之地」其余之人也跟着起哄叫好。

  刘煜珊上前说道:「不知陈村长知道今天山庄的规矩否?」

  陈大新立即脸色一整,道:「什么规矩,今日不是免费开放吗,还有他妈什么贱屄规矩。」

  刘煜珊陪笑道:「规矩简单,就是想肏屄只能肏那个墙里撅出的那个屄,山庄里其余的贱屄给大家表演节目助兴。」

  后院里大大小小五六个国色天姿的美女,却只让肏没头没脸只漏个屁股和奶子的屄,陈大新一听顿时不愿意了,但刘煜珊威名在外,他也不敢太放肆,看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的淫乱辣舞,李玉兰母女的淫贱姿势,还有那正在被人肏的大白屁股大白奶子,对于这个乡野村官,哪里见过这样的淫荡场面,也早已勾起他熊熊浴火,胯下大鸡吧腾的一下就立了起来,将裤子高高支起,此时正好肏陆晓芸那个男人刚刚射了出来。

  「那老子就先来肏下这大屁股。」陈大新说完脱了裤子拿出鸡巴就上前要开肏.

  「排队、排队」剩下的三个男人不干了急着叫道。

  刘煜珊上前拦住陈大新,正色道:「陈村长,请遵守规矩,在后面排队肏屄。」
  陈大新怒道:「老子进门的时候,你他妈也没说要排队啊」

  「就是,俺们村长这辈子就没排过队,你他妈也不打听打听俺们村长是什么人物,想肏谁家媳妇,哪个不是开门相迎。」「就是、就是」其他的村们跟着吼道。

  刘煜珊脸色骤然大变,双眼一瞪,愤懑的说道:「陈村长,我劝你还是去排队,不要挑衅千面骚狐的规矩。」接着对青衣小婢了了怒吼道:「了了,你去前门把守,不要在让一些混沌狂徒进来,否则休怪千面骚狐出手无情。」了了接到命令,提着剑走了出去。

  陈大新和村民们见刘煜珊疾言厉色的表情,都敢怨而不敢言,当真惹得千面骚狐发飙,他们这些人全部加起来也不是千面骚狐的对手,陈大新心知肚明,无奈的涨红着脸说道:「妈了个逼的,排队就排队。」说完站在了那三个人后面。
  陆晓芸还在挨肏,一群乡野匹夫排着队肏干着她。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跳了一个多时辰,累的气喘吁吁,见黑色小妖母女躺在地上互相舔着屄,却悠闲的很。东方妞儿娇喘嘘嘘的来到她们身前,学着黑色小妖那样一把抓过销魂夫人(莲花夫人)李玉兰的头发将她从黑色小妖的身上拽了起来,轻诧道:「大母狗夫人,也来伺候伺候小姑奶奶」将李玉兰按到胯间。
  奶兜兜见状,也上前拽起黑色小妖笑道:「肏你妈的小母狗黑色小妖,也来给妹妹舔舔」

  销魂夫人李玉兰和女儿黑色小妖(小妖注:这名字太纠结,以后莲花夫人、销魂夫人都是李玉兰,黑色小妖无特殊介绍就是李晓兰)母女撅着屁股,脑袋被两个小美女按在胯下,听话的伸出香舌舔弄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的小屄。

  「这对母女,真他妈的贱啊,哈哈」

  「好一对母女狗,你们看老母狗屁股大,小母狗屁股翘,一个比一个骚,要是一起肏一下,一定爽死了,哈哈」

  此时肏陆晓芸的已经轮到了陈大新,陈大新一边抱着陆晓芸的屁股一下一下的肏干,一边欣赏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欺辱李玉兰母女。

  这时奶兜兜和东方妞儿松开了李玉兰母女,转过身去撅起屁股,奶兜兜叫道:「给我舔屁眼,你们这对贱狗母女」

  销魂夫人和黑色小妖听话的撅起屁股,趴在两个小屁股上舔舐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的小屁眼,只听「噗……」东方妞儿竟然很大声地放了一个响屁。「肏你妈的狗逼夫人,吃奶奶的屁,哈哈」,李玉兰被她蹦了一脸臭气,听妞儿说完,连忙将嘴凑上妞儿的屁眼儿,大口地啜吸,感觉非常陶醉,惹得大伙一阵哄笑。
  四个屁股撅着面向众人,前面的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的小屁股柔嫩的好像能挤出水来,李玉兰的大屁股出奇的丰满,桃形圆润,曲线优美。而黑色小妖的屁股肥嫩丰腴,弹性十足,圆润雪白,尤其是白屁股上的一颗小红痣显得格外的淫媚,简直天生就是挨肏的料,看的众人血脉贲张。

  尤其是正在抱着陆晓芸的屁股肏干的陈大新,李玉兰母女的屁股离他最近,可以说是垂手可得,陈大新抱着陆晓芸的屁股用力的猛干几下,突然拔出鸡巴,对着销魂夫人的骚屄「噗嗤……」一声就怼了进去。

  本以为这几天都不会尝到鸡巴味道的李玉兰被他突如其来的一肏,肏的趴在东方妞儿屁股上舔屁眼的她嗷的一声尖叫,陈大新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李玉兰的屁股猛怼起来,自以为金枪不倒的陈大新没怼几下,就被李玉兰的屄吸得腰眼发麻,眼看就要射出来了,突然被刘煜珊一把號了下来。

  刘煜珊愤怒的说道:「陈大新,我警告过你,只许肏一那个屄,你他妈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陈大新已到射精的边缘,被刘煜珊突如其来的一號,弄得兴致全无,加上先前就怨气满腹,饮恨吞声,这下算彻底激怒了他,只听他气急败坏的大叫道:「我肏你妈,来肏个屄还他妈这也不让,那也不行的,妈了逼的,老子打不过你,老子不肏了还不行」提起裤子大叫一声「走」愤怒的向门外走去。

  跟着他来的几十个人,都是他们村的村民,哪敢违背村长的命令,心有不甘的提着裤子跟着陈大新向外走去。

  刘煜珊见状顿时傻了眼,连忙大叫道:「站住……」

  陈大新停下脚步,回头愤怒地说道:「干嘛,老子又没收你们钱,老子不肏了还不行,还他妈不让走啊,你他妈还要打老子不成,还他妈有没有王法」
  几句话怼的刘煜珊瞪眼翘舌说不出话来。

  「玉珊,也不要太循规蹈矩,今日本夫人给这位大爷个特列,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大爷回来继续肏,我们娘俩都可以给大爷肏,贱屄的骚屄快痒死了……」李玉兰见场面有些失控,连忙松开东方妞儿的屁股,站起身说道。

  刘煜珊就坡下驴连忙附和着说道:「陈村长,既然夫人发话,您就回来接着肏吧」

  陈大新怨气未平,依旧忿然说道:「搞的老子都没了兴致,还他妈肏什么肏. 」

  老于世故能屈能伸的刘煜珊连忙上前跪在陈大新胯间,脱去他的裤子对他媚笑道:「贱屄帮你恢复兴致就是」说完握住陈大新粗长的鸡巴张嘴含住,丝毫不介意上面的淫水。刘煜珊含着鸡巴又吞又吐,香舌灵活地搅拌着,时不时骚媚地看着陈大新,陈大新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迫使她的头与鸡巴做相对运动,大屁股猛挺用力的抽插着她的嘴,每次冲击都深深刺进刘煜珊窄紧的喉咙里,大龟头混搅着唾液,弄得她满嘴「吧唧吧唧」直响。大阴囊悬在半空,摆动着拍击她的下巴。「肏你妈的,你个婊子养的,你不不让肏别人吗?我他妈肏死你,肏你妈的,让你和老子装逼,肏死你……」

  刘煜珊仰起头双眼紧盯着陈大新,脸庞通红,青筋微浮,但双手却环抱着陈大新的大屁股,用力的撞向自己的嘴,陈大新看着刘煜珊挑衅的眼神,肏的更狠了,每一下都肏进刘煜珊的喉咙深处,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击着她的前脸,巨大的睾丸怕打着刘煜珊的脑门,小脸被鸡巴撞得「啪啪」直响!

  「我要……啊……我要……」此时屁股撅在墙外等挨肏的陆晓芸受药力的淫毒,狂扭着墙外的屁股,在屋里大声的叫嚷着,墙外的人都听得十分清楚。
  「大爷们,我姐姐的屄还没人肏呢,大伙快来排队接着肏啊」莲花夫人向众人喊道。

  村民们个个都早已欲焰腾腾,都眼巴巴的看着陈大新。

  陈大新正凶狠的报复着刘煜珊,暴力的抽插着她的嘴,见村民们都看向他,横眉瞪目的说道:「看我干你妈的屄,你们肏你们的去」

  村民们像接到了圣旨似的,吵嚷着争相恐后的向陆晓芸的屁股扑去,抢夺首位。

  东方妞儿屁眼被舔的正爽,见莲花夫人去维持局面,自己的屁眼没人舔了,笑嘻嘻的来到奶兜兜身前,小屁股一撅,回手抓住奶兜兜的满头秀发,把她娇嫩的脸颊压在自己的屁股上,淫笑道:「肏你妈的兜兜姐,小妖姐给你舔屁眼,你也给妹妹舔舔,这才叫姐妹连心,咯咯」

  被黑色小妖舔屁眼弄得正爽的奶兜兜,虽然被东方妞儿突然薅着头发按在了屁股上却也不以为意,一听妞儿的话,奶兜兜闷在妞儿的屁股里「噗嗤」一笑。「这叫姐妹屁眼连心,咯咯」说完就卖力舔吸着东方妞儿的屁眼。没人肏的贱屄三女侠撅着屁股连成一条线,开心的互舔着屁眼。

  刘煜珊口舌淫功精妙,螓首急速起伏,唇舌拼命地舔吮陈大新鸡巴,不时的发出『啧啧』声,陈大新哪碰到过这样的淫妇,眼看就要被刘煜珊吸出来,大屁股向前用力的一顶,将刘煜珊顶倒在地,叫骂道:「去你妈的屄吧,你这婊子的嘴像他妈小娘们的屁眼子的那样能吸,老子还没肏屄,才不便宜你呢,老子去肏你们那狗逼夫人去」,倒在地上的刘煜珊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马上又恢复笑脸道:「大村长啊,我劝你还是不要肏我们夫人了,不如去肏我们家小姐,谁不知道我们夫人的是神屄,你别没肏几下就交货,搞得你俩都不尽兴,咯咯咯」

  李玉兰一听就不干了,快两天没挨大鸡吧肏了,这可是几年来从没有过的事情,胯下骚屄早就瘙痒难耐,一上午只看别人肏屄急的她抓耳挠腮般的难受,连忙弯下腰,双手支伏在地,雪白肥大的白臀高高翘起,回头对陈大新说道:「大爷,别听她胡说,快来肏贱屄,贱屄痒死了。」

  「老子就不信邪」陈大新握着自己的大鸡巴,走上前猛的插进销魂夫人那一张一合的骚屄,这一下插得是又满又狠,销魂夫人哎呀的一声呻吟。陈大新则伸出双手,去捏弄她一双垂下的丰乳和两粒奶头。以「野狗交媾」式肏干着李玉兰。
  久旱逢甘雨的李玉兰骚屄被他猛抽狠插,连忙肥臀左右摇摆、前后挺耸,配合他的猛烈插抽。

  「啊……大鸡吧爷爷……爽……」

  李玉兰虽然已经千人肏万人骑,但骚屄紧窄异常,动情之后淫水潺潺,屄肉更自动裹住鸡巴蠕动,随着腰身耸动,屄内吞吸之力越来越大,似乎不把精液尽数抽出誓不罢休,陈大新腰眼发麻,已知快到了极限,连忙抽出鸡巴,伸手紧握住睾丸,拼命抑制住射精的欲望,但还是有几滴精液从他的大马眼溢了出来,「妈了个逼的,这神屄果然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幸好老子拔出来的早」

  李玉兰正在兴头上,屄里突然失去了鸡巴,只觉得一阵难熬的空虚,淫水从骚屄中滚滚流出,却得不到那坚挺、滚烫的慰借,不顾廉耻的喊道:「大鸡吧,我要大鸡吧,肏我啊……」大屁股连摇,晃出一波波淫荡的波浪。

  「你这屄老子肏过了,老子要肏你闺女去。」陈大新来到黑色小妖撅起的屁股后边,大鸡巴顶到黑色小妖的屄口上,猛力的一送,就着她的淫水,大鸡巴一下就顶到了根。

  「哎唷…啊……爽啊…」黑色小妖正撅着屁股舔着奶兜兜的屁眼,而奶兜兜撅着屁股舔东方妞儿的屁眼,黑色小妖被他这么突如其来的一肏,立刻发一阵浪叫,雪白的屁股扭动着,在也顾不得舔舐奶兜兜的屁眼,整个脸都贴在了奶兜兜的屁股上……

  「哈哈,还是这小屄肏着舒服」陈大新拍打着黑色小妖的屁股,大鸡巴狠狠的肏干着她。肏的她的脸不停的撞击着奶兜兜的屁股,奶兜兜被她在后面一撞,又撞向了东方妞儿,陈大新耸动着大屁股每肏一下黑色小妖,贱屄三女侠便一起跟随他耸动的节奏,前后晃动着,场面异常的好看。

  「村长真厉害,一起肏三个,哈哈」惹得排队的几十村民哄堂大笑。

  李玉兰大屁股撅着却没人肏,回头一看,见陈大新去肏她女儿黑色小妖了,奶兜兜正兴味盎然的给东方妞儿舔着屁眼,一个村民正抱着陆晓芸的大屁股猛肏,除去排队的村民,只有千面骚狐刘煜珊光着腚站在那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淫玩。
  「珊妹,过来帮帮我……」瘙痒难耐的的李玉兰对刘煜珊说道。

  「来喽」刘煜珊莞尔而笑,挺着丰臀硕乳款步走了过来,趴在李玉兰撅起的屁股上张嘴就贴在她湿漉漉的骚屄上,把舌头探进李玉兰的骚屄中,急促的抖动、进出……

  「啊……在深点……在往里舔……舔我的豆豆……深些……在深些」黑色小妖的亲妈销魂夫人欲壑难填的浪叫着。

  「啊……啊……啊……」墙内陆晓芸的淫叫,墙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可见她被肏的多么激烈。

  「啊……啊……大鸡吧亲爹……肏死我了……」黑色小妖埋首在奶兜兜的屁股里,也挡不住她忘我的浪叫。

  几个贱屄加上一众村民的语笑喧哗,构成了一曲淫靡的乐章,荡气回肠。
  「玉珊……不行,不解痒……要不让排队的男人,过来几个肏我……实在是难受死了……」

  「姐姐还是忍忍吧,好不容易来了这些男人,你的神屄一张嘴,就不知道要吃了多少,到时候万一解不了蓝夫人的淫毒,如何向蓝大侠交代」刘煜珊细声的说道。

  「可姐姐实在受不了了」李玉兰饥渴难耐的说道。

  「有了,姐姐你等等啊,妹妹去去就来」刘煜珊说完,漏出一丝贼笑,转身而去。

  「你去哪啊?在舔几下啊……」李玉兰撅着屁股回头一看,刘煜珊已经走的没影了。枯肠渴肺的李玉兰起身就来到陈大新身旁,伸手就将他的大鸡吧从女儿黑色小妖的小屄里拔了出来,弯下腰撅起大屁股张开樱唇,把陈大新的鸡巴吞了了进去,含糊不清的说道:「求求大爷……肏我一会吧……不肏屄,肏我屁眼也行。」

  「真是个不要脸的骚婊子,和女儿抢鸡巴来了,哈哈」

  「我是不要脸的婊子,和女儿抢鸡巴的婊子,大爷快来肏婊子吧」李玉兰吐出鸡巴,立刻跪伏于地,雪白的大屁股撅起老高,等待着大鸡吧的践踏。

  「哈哈,既然求老子了,那老子就尝尝你这贱屄的屁眼子」陈大新说完在黑色小妖的屁股上拍了拍「小骚屄,帮老子把鸡巴肏进你妈妈的屁眼里!」

  黑色小妖回过身来,横了陈大新一记风骚的媚眼,曾经将无数鸡巴塞进自己亲生母亲屁眼里的黑色小妖早就轻车熟路,伸手攥住陈大新的大鸡巴,用舌头在龟头上舔舔,含在嘴里吮了几下,顶到李玉兰的屁眼上,走到陈大新身后,用小屁股在陈大新的屁股上猛力的一撅,嘴里喊了声「肏我妈喽」,陈大新被她用力的一顶,大鸡吧顺势就肏进了李玉兰的屁眼里。

  陈大新骑着李玉兰的肥臀立刻开始飞快地抽动起来:「对,肏你妈,哈哈,好好看着老子怎么肏的你妈屁眼开花!」粗大的鸡巴一下下自上而下贯穿着李玉兰的屁眼。「哇!啊……爽……」。李玉兰发出一声声浪叫,大鸡巴飞快的抽动起来,「啪啪啪」。肏得李玉兰白臀翻浪,美乳生波。

  此时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听见身后销魂夫人的浪叫,也起身围过来,看着李玉兰的屁眼被大鸡巴撑开成一个洞,随着鸡巴的进出,不断的把嫩肉带翻出来,屁眼张开着,好似一朵红花。

  「小妖姐,快来看,你妈的屁眼子真被肏开花了,哈哈」奶兜兜和东方妞儿浪叫道。

  黑色小妖笑道:「这算什么,我妈的屁眼子阅鸡巴无数,就是在粗一倍的鸡巴插进去,我妈都不会在乎。」

  陈大新像老黄牛一样闷头开垦,大鸡吧次次到底,用力在李玉兰屁眼里抽插着。

  李玉兰被肏的嘴里不住的浪叫:「啊…大爷…好爽…屁眼里好痛快…使劲啊…肏死我这个贱婊子…啊…嗯…」右手按住自己骚屄,左手揪住奶头,无耻的玩弄着自己。她的手指灵活的搓弄阴蒂,两根手指已经伸进骚屄使劲的扣弄,她好像还不过瘾,扭动着屁股,微闭着淫眼,骚眉皱在一起,舌头不停的舔着嘴唇,骚浪到了极点。

  「这老贱货又骚又贱,我还没见过这么骚的骚货呢!」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不停的调笑着。

  「那是当然,世界上最贱最骚的贱货,我妈称第二谁敢称第一,哈哈」黑色小妖也淫笑着说道。

  「我肏你妈,老子肏你妈的屁眼子算不算是你亲爹啊,哈哈」陈大新边肏黑色小妖亲妈的屁眼,边对黑色小妖叫道。

  「亲爹,肏我妈的都是我亲爹,不管是肏我妈屁眼还是操我妈屄,女儿让亲爹好好爽爽啊。」说完来到陈大新的屁股后,蹲下身子掰开陈大新的大屁股伸出灵活的舌头在屁眼上来回舔弄着,刺激得陈大新全身酥麻,连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受……受不了……贱货…真贱…哦……你这婊子……舔我的屁眼……」
  黑色小妖嫩滑香软的灵舌,在陈大新屁眼上一阵勾舔,陈大新只觉得脊椎骨一麻,阴囊疾疾收缩,大鸡吧杆子连抖,马眼一张,一滴不剩地射入黑色小妖母亲的屁眼里。

  李玉兰张著小嘴「啊啊……」地浪叫着,被他射得一阵痉挛,丰盈雪白的屁股毫无羞耻的撅的老高,享受著大鸡吧颤抖的注射。

  「真爽啊!」陈大新大叫一声,充满了兴奋。黑色小妖见他射了精,立刻跪到陈大新面前,将大鸡吧从她母亲屁眼中抽出放到嘴巴中,亢奋的吸吮舔舐,脸上洋溢着淫荡的表情。

  「小妖姐,你妈的屁眼味道如何,嘻嘻」奶兜兜娇笑道。

  「味道好极了……」黑色小妖笑道。

  如此淫靡的气愤,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也早已欲火难耐,无处发泄,看着从李玉兰洞开的屁眼里流出的乳白色液体,奶兜兜浪笑一声「我也尝尝」,趴在李玉兰屁股上伸舌头在她屁眼上舔食那流出的精液。「我也要」东方妞儿不甘落后的也俯下身来和奶兜兜争相舔舐起来。

  两个小骚屄快活地摇着小屁股,小舌头你来我往不停的在李玉兰的屁眼上打转,争相舔食,好不可爱!

  爽的李玉兰不停的扭动着身躯,摇摆着丰臀,两根手指插进骚屄里用力的抽插,忘情地呻吟着:「啊……啊……爽……要是换做大鸡吧就更爽了……」
  陈大新射完精却没走,站在那享受着黑色小妖的口舌服务。正在这时刘煜珊拎着一筐黄瓜萝卜,茄子走了过来,框里的黄瓜又粗又长,萝卜粗大白嫩,茄子紫大弯粗。陈大新哈哈一笑:「哈哈,老子给她换个真实的。看看这神屄还能不能再让它射出来,哈哈哈」拿着一根大萝卜一下捅进李玉兰的骚屄里。「啊呀……」。在李玉兰嗷的一声,全身抽搐,大屁股不停的抽动摇摆,撅在地上美脚向上一颤一颤的,连乳尖都颤抖的摇晃着。

  「哈哈,这个好玩,我也要玩」奶兜兜伸手握住李玉兰屄外漏出的小半截萝卜,使劲抽插起来。插得李玉兰嗷嗷浪叫。「啊……屄肏烂哩!啊……爽啊……」。
  「哈哈,真好玩,小妖姐,兜兜姐插你妈屄,我插你妈屁眼」东方妞儿在篮子里跳了一根粗长的黄瓜,噗嗤……一声就插进了李玉兰的屁眼里。

  「啊……屁眼干碎了……啊……」

  李玉兰的身体前倾,纤手扶地,好似大蛤蟆似得趴着,两只大奶子被挂在下面,随着黄瓜和萝卜的插进抽出,晃前荡後。屁股撅臀向後,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两个小骚逼大力的抽插着,大黄瓜和大萝卜每次都被抽出近一半,又被干回去,而且频率飞快,「噗嗤噗嗤……」的,干得李玉兰屁眼噗噗直响、屄里淫水飞溅,大屁股抖起一圈圈性感的臀浪。

  这样粗暴插干,使李玉兰压抑已久的性欲,终于得到满足,「啊啊啊……」不住的大声呻吟,黑色小妖从菜篮中抄起一根大黄瓜直插自己老妈的小嘴,「肏你妈的,叫你妈屄,爽死你」惹得一旁排队的村民哄堂大笑。

  「这闺女真孝顺,知道怎么玩她老妈,哈哈」

  「这帮婊子真他妈淫贱,看的真他妈爽,我肏,我肏……肏……肏……肏. 」握着陆晓芸大屁股的男人,大鸡吧插在陆晓芸的屄里,怒吼着啪啪的狠肏着陆晓芸的屄

  陈大新射完了精,心情放松,原来心里的一些怨气,早就一欢而散,看着这几个女人的下贱淫态,玩心大起,抄起一根大萝卜对着黑色小妖的小屁股下面嗤的一声就插进去:「肏你妈的小浪蹄子!你也别闲着,老子让你也爽爽……」
  「啊……」黑色小妖一声大叫,随着陈大新手里黄瓜的抽插,身子自然的弯了下来,很快就被插得俯下身去,跪趴在了地上,陈大新又拿起一根黄瓜,对着黑色小妖的小屁眼就插了进去。

  「呜呜呜……」「啊……啊……屁眼好涨好麻………啊!…嗯哼……我们娘俩让你们肏死了…啊…」「,母女两一起像个母狗似得撅着屁股跪趴在地,被陈大新和奶兜兜、东方妞儿拿着黄瓜和萝卜干的放声大叫,看得众人两眼放光,口水直流,不停的高声大喊,沸反连天。

  刘煜珊在一旁早已奇痒难熬,在菜篮里随便抓了一根大萝卜,自己插进了早就淫水泛滥的骚屄里,快速的抽查起来。

  「刘大贱屄,自己玩啥意思,过来,老子帮你」一旁排队的村民叫道。
  刘煜珊一听,倒是奉命唯谨,屄里夹着萝卜晃动着奶子就走了过来,淫笑道:「那就麻烦大爷了,不过大爷不许用鸡巴哦,鸡巴只能留着肏那个撅屁股的,咯咯」对着一众村民撅起了屁股,跪趴下来。

  「刘大贱屄这会怎么这么听话了,肏你妈屄的」一个村民攥住刘煜珊屄里的萝卜大力抽插起来。

  「啊……啊。啊……大贱屄……这不是……发骚了吗……啊……啊……骚屄好涨……好舒服……大爷……干死骚屄了」刘煜珊被插得淫贱大叫着。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此刻也欲火如潮,奶兜兜拎起菜篮子光着腚跑向村民们,东方妞儿和她姐妹连心,紧随着她也跑了过来,两个小骚逼心有灵犀的一起撅起屁股跪趴在村民们面前,回眸骚媚的一笑「大爷们,也帮帮我们姐妹。」

  「哈哈哈,这帮贱屄真是下贱,老子们帮你就是」两个村民一个拿着黄瓜,一个拿着萝卜一起插进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的骚屄里,抽插起来「

  「啊啊……啊……爽……好粗……好爽……插进子宫了……」

  「啊……干死了……黄瓜刺扎死贱屄了……爽……用力……」干得奶兜兜和东方妞儿放声淫叫。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一走,陈大新看着撅着屁股跪在前面的李玉兰和黑色小妖母女,这可难坏了陈大新,插在李玉兰和黑色小妖母女里的有四根黄瓜萝卜,可他却只有一双手,陈大新思索片刻脑袋一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伸手「噗噗」拽出黑色小妖屄里和屁眼里的黄瓜萝卜,「啊……」突然的抽出使黑色小妖大叫一声。

  陈大新在她屁股上一拍:「肏你妈屄的,叫唤你妈屄,过来,屁股对着你妈屁股」

  黑色小妖听话的将屁股撅向了李玉兰的屁股,陈大新扶着李玉兰屁眼里漏出的半根萝卜和黄瓜对黑色小妖说道:「往后顶……」

  黑色小妖一听马上就明白了陈大新的用意,心道:这家伙歪主意真多,不过这样玩还真没玩过,小屁股用力的向后顶去,李玉兰也知道了陈大新的想法,也向后顶着屁股,慢慢的李玉兰屁眼和屄里漏在外边的一半黄瓜和萝卜就插进了她女儿的屁眼和屄里。

  母女二人屁股对着屁股,中间连着个大萝卜和大黄瓜互相后退直到两个大屁股贴在了一起!每个人的屁眼和屄里都吃进了半个萝卜黄瓜,母女二人刚贴在一起又马上各自向前,然后再贴,再分,母女配合的十分默契。

  母女二人就这样屁股紧贴着屁股互相肏了起来,四颗圆滚白皙的奶子在两人的胸前不停的摇荡。

  「哦…啊…屁眼好麻……啊……」

  「啊…骚屄啊…爽哦…啊…啊…」

  陈大新哈哈大笑:「母女互肏,屁股贴饼子,哈哈哈」

  「使劲呀!…肏你妈屄的贱屄女儿…我肏…肏…肏死你…」

  「你也使点劲,肏你妈屄的婊子妈,我也肏死你,肏……肏…肏死你…」
  母女二人粗声浪语的淫叫着,两个白屁股撞得噼里啪啦乱响。

  这里的村民们哪见过这样淫荡的场面,都激动的挺着直挺挺的大鸡巴,以陆晓芸撅着屁股那面墙为轴线,将刘煜珊、奶兜兜、东方妞儿和李玉兰黑色小妖母女还有陆晓芸的屁股一起围在中间,形成了个半圆形,早已没有了排队的队形。一个村民抱着陆晓芸撅在墙外的屁股卖力的肏干着,其余的村民边观看着李玉兰和黑色小妖母女互肏,边轮流的抽插刘煜珊奶兜兜和东妞儿屄里的黄瓜萝卜,场面极其淫乱。

  李玉兰和黑色小妖母女两个屁股撞得啪啪响,好像都要把对方肏死似的,两个大白臀撞得屁股蛋通红,可见她们互肏的力度有多大。

  母女二人互肏了一会,李玉兰向前一爬,退出了屄里和屁眼里的萝卜黄瓜,转过身来让女儿仰躺在地,和女儿面对面的又将萝卜插进屄里,黄瓜插进了屁眼里。母女二人四条雪白的玉腿纠缠在一起,奶子和奶子互相摩挲,李玉兰美目迷离看着女儿黑色小妖,黑色小妖也盯着母亲,四目一相投,李玉兰突然扳住女儿的头,张嘴就吻上了女儿红艳艳的嘴唇,黑色小妖的舌头也伸了出来和母亲的舌头互相勾舔,母女紧紧地抱在一起用力的耸动着屁股。

  「嗯……嗯……啊……啊……」母女二人一起呻吟着。

  「肏你妈的,就没见过这么这么淫贱的母女,都他妈是畜生,我去你妈的屄的吧」陈大新突然一脚踹在李玉兰的后背上,李玉兰被他大力的一踹,抱着女儿在地上滚了起来,母女俩像一个大肉球一样,滚到了一帮村民的身前。

  「哈哈,这贱屄母女真好玩,真像个肉球,踢球喽」一个村民抬起腿又将李玉兰母女踹了出去。

  「咯噔」一声,由于李玉兰和黑色小妖母女互相抱得紧,插在李玉兰和黑色小妖屁眼里的黄瓜又清新甘脆,被村民们一踹便断成了两截,一截插在李玉兰屁眼里,一截插在黑色小妖屁眼里。但屄里的萝卜还严实合缝的插在母女体内。
  村们们玩得正兴起,又一个村民踹向了李玉兰母女……

  销魂山庄的后院成了足球场,几十村民围成个半圆,陆晓芸的屁股撅在墙外被一个村民抱着肏干,刘煜珊、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像狗似的跪趴在地,村民们用黄瓜、萝卜、茄子换着样的抽插着她们的骚屄,而李玉兰和黑色小妖母女紧紧地团抱在一起,一根大萝卜夹在中间,分别插在母女的屄里,屁眼里都插着半根黄瓜,被村民当球踢,母女肉球在地上屁滚尿流的不停翻滚着……

【完】